Logo
男频 女频 成为作者 作者福利 APP下载

第11章 沼泽庄园(11)

  • 作者:X太
  • 发布时间:2022-09-18 20:11
  • 字数:2288
  • +书架

蓝且安死了。

餐桌的下面端端正正的摆放着蓝且安的头颅,没有鲜血,干干净净,但死不瞑目。

脖颈的切面很平整,血液已经干涸,所有的一切都被白色的餐布藏了起来。

苏千雾平静的将蓝且安的头抱出来。

“……你早就猜到了,对吗?”苏千雾将蓝且安的头放在桌子上,深吸一口气,“伊卡尔,你早就猜到了。”

男人就站在旁边,一言不发,但是眼中闪烁不明的光已经默认了。

苏千雾早就该想到的。

伊卡尔之所以根本不碰桌子上的烤肉,是因为那些无缘无故出现的肉是人肉,是蓝且安的身体。涅巴利安杀了蓝且安,并且生吃了蓝且安的肉。

想起自己还把肉块吃进嘴里苏千雾就忍不住想吐,但是无论如何她都吐不出来,胃里没有一点东西。

强烈的恶心感让苏千雾红了眼圈,她强忍着去打开厨房的门。

然而手刚摸到门把手上就被另一只冰冷的手覆盖。伊卡尔平静的将苏千雾的手拿开,“我来吧。”

苏千雾顺从的松开了手。

她明白厨房里面是怎样一副人间炼狱的景象,伊卡尔愿意效劳她自然愿意。

伊卡尔走进了厨房,过了大概几分钟又一脸平静的走了出来。他出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一本书,书的边边角角都已经被鲜血染红,皱皱巴巴。

苏千雾认识那本书,那是之前蓝且安手里拿着的那一本。

离开这座庄园的关键。

她把书打开,上面歪歪扭扭的记录有一些字句,笔迹非常稚嫩,看起来是个孩子写的:

【当你们看到这些文字的时候,我可能已经死了。】

这是一封很长很长的遗书,庄园的主人是一对夫妻。他们是政治联姻,并不相爱。

这对夫妻将自己悲惨的人生的希望全部倾注在他们唯一的儿子身上,也就是画中那个金发碧眼的小男孩。

强迫他学习,强迫他去认识更高级贵族的孩子,迫他做一切他不喜欢但却有利于家庭利益的事情。

被逼迫之下,男孩想到了自杀。

【你们真的爱我吗?我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我并不是你们生命的延续。】

这是最后一句话,遗书到这里就结束了。

苏千雾继续向后翻,后面的纸张忽然变得灰暗,上面的字迹。也从黑色的墨迹变成了暗红色,模糊不清。

【我知道父亲的力气很大,所以我把他关在了阁楼上。这样他就永远也不能伤害我了。】

【爸爸喜欢红色的颜料和肉,还有妈妈的头。】

【妈妈的头不见了。】

【我明明没有切掉妈妈的头,妈妈在地下的房间里荡秋千呢。】

【我找到妈妈的头了,妈妈的头在餐桌下面。】

这上面的句子一个比一个触目惊心,苏千雾一直读到最后,这些语句开始失去逻辑,就像精神失常者的妄言。

再往下读已经没有意义,伊卡尔在旁边饶有兴趣的观察苏千雾的表情。

“怎么,有头绪了吗。”男人问。

苏千雾抬起头来,“或许有,无论我的猜测正确与否我们都应该去试一试。”

伊卡尔拍手叫绝,“不愧是你。”

刚刚从阁楼上一直追着他们下来的怪物应该就是书中所写的父亲,那只怪物的力气奇大无比,可以推开古堡的门。

现在只需要一个诱饵放在门的外面引诱那只怪物去将门打开。

怪物喜欢的是红色颜料,肉和妈妈的头。

红色的颜料对应鲜血,肉目前只有人肉………至于妈妈的头,被藏在了餐桌下面。

苏千雾将视线投向了桌子上死不瞑目的蓝且安。

……

十几分钟后,一颗沾满人血和碎肉的头颅被一根绳子悬挂着从二楼的阳台顺下去,放在大门的外面。

血腥气让藏在这个家里的某个怪物蠢蠢欲动,苏千雾和伊卡尔站在二楼的阳台上悄悄的注视着下方。

没过几秒钟,楼下开始传来门被撞击的声音,一下又一下。能看到一只漆黑的手从门缝里伸出门外,努力的想要去拿门外的头颅。

怪物上钩了。

苏千雾把头颅挪的更远一些,然后将手里的绳子交给伊卡尔。

“在他破开大门之后我们需要再用其他诱饵将他吸引回屋子才能安全离开这里。刚刚厨房里的碎肉应该会有用,我下去布置一下。”

苏千雾认真的看着男人的眼睛。

“你需要在这上面勾引怪物,保证在我回来之前我都是安全的,好吗。”

伊卡尔笑了笑,“当然可以,苏小姐。”

苏千雾带着一把防身刺刀转身离开。

她一路穿过走廊,怪物就在一楼拼命的撞门,震动声嘶吼声让人胆战心惊。

苏千雾一脸平静,她没有如同自己所说的去一楼的厨房处理蓝且安的尸体,而是向着二楼,甚至阁楼走去。

涅巴利安在危急时刻会逃到哪里——当然是找个房间躲进去。男人受着伤,只要跟着地上的血迹早晚会找到。

终于,苏千雾在一个门口布满点点血迹的房间面前停下来。

她平静的握紧手中的刺刀,打开了门。

门内的房间里坐着掩掩一息的涅巴利安,男人的半张脸都已经被撕碎,胸膛里甚至能看见裸露的骨头和正在微弱跳动的心脏。

如果不是男人正睁着眼睛警惕的望着她,苏千雾甚至觉得涅巴利安已经死透了。

生命力顽强的就像蟑螂。

“鲁莽是你最愚蠢的特质。”女人居高临下的看着涅巴利安,眸中冰冷。

涅巴利安眯起眼睛,即使他的瞳孔已经有些模糊,嘴巴里不停的吐出鲜血,也不妨碍他口齿清晰的说话:

“呵……老子从一开始就知道你也不是什么好人。”

苏千雾低头,语气平静,“你身上的服装从一开始就暴露了你。Black/ hawk的雇佣兵,早就听说过这个组织。之前有幸接触过对家派来刺杀的贵组织雇佣兵,可惜没有成功。”

涅巴利安冷笑一声,咳出一口鲜血。

“咳……那是那个人废物,如果不是东家退款,你早就死无全尸了。”

苏千雾笑了。

她蹲下与涅巴利安平视,尾音上挑,“你不会真的以为你的东家只是觉得你们没用才退款的吧?”

涅巴利安睁大眼睛。

“你——”

“因为他们全家只活下他一个,再不退款可能连他自己也活不成咯。”

涅巴利安嘴唇蠕动了半天最终也没能说出一句话。他惊恐的看着面前的苏千雾,身材高挑,一头长发上面沾染着灰尘和污垢,却依旧遮掩不了她半点光芒。

“你这次刺杀的目标是蓝且安吧,蓝家树敌不少,能够雇佣刺客也正常。”

苏千雾站起来,双手握紧刺刀高高举起,

“佣兵的生存守则让你在被袭击的情况下可以保护自己的内脏和器官,多谢。”

涅巴利安瞳孔紧缩。

“苏千——”

扫码下载APP

免费

  • 绿
  • A
  • A
  • A
  • A
  • A
  • A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