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男频 女频 成为作者 作者福利 APP下载

第24章 精神病院(11)

  • 作者:X太
  • 发布时间:2022-09-28 15:26
  • 字数:3239
  • +书架

少年的动作太快,她一点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靠进莫溯的怀里。只能下意识的用双手搂住对方的脖子。

莫溯从一开始就戴着口罩,所有人都没见过他的脸。但是如此近距离的观察几乎是鼻梁抵着鼻梁,苏千雾几乎是瞬间就发觉他的眼睛好看的要命。

睫毛很长,瞳孔颜色比正常人要浅一些。眼尾多情,看上去就令人心动。

话堵在嘴边一时间不知道该说还是不说,苏千雾就这么被莫溯抱在怀里沉默了。

莫溯往外走,“我带她去穿双鞋,马上回来。”

李相一这回急了,“别扔下我——!!我跟你们一起去!”

莫溯看上去很瘦但是力气不小,苏千雾被抱在怀里完全不影响他走路的速度。楚林跟在后面都要一路小跑,更别提本来就缺了条腿的李相一。

至于苏千雾……

长这么大第一次被公主抱,感觉还是相当奇妙的。

到了房间,莫溯将苏千雾放下。苏千雾不情不愿的把自己那双已经下岗的拖鞋再拉上来加班。

她发誓,以后再也不可能穿着睡衣就来参加游戏了。

楚林姗姗来迟,和穿好鞋的苏千雾对上视线,微微笑了笑,“姐姐你要是想穿我的鞋就穿吧,其实我已经习惯在这种地上走了,受一点伤也没什么……”

“别叫我姐姐,我可能都没你大。”苏千雾淡定的怼了回去。

她纵横商场两年时间里遇到的绿茶不多,但个个都是精品,楚林这种歪瓜裂枣是没法比的。

莫溯从角落里拿出一双鞋来,拍了拍上面的灰尘,“你看这双鞋能穿吗。”

这是一双矮脚高跟鞋,白色的,像是医院里护士穿的那种,大小勉强合适。

无论怎样都比苏千雾脚上的拖鞋要好多了。

她换好鞋,三个人准备出去的时候在门口遇到了一瘸一拐刚刚赶到的李相一。

李相一抬起眼皮看了他们一眼,“我们都要完蛋了,你们还有心情在这里换鞋?!楼梯间的门被反锁了你们知不知道?”

“反锁了?”

苏千雾心里一紧。

她立刻回到楼梯口的地方,果然,铁门被反锁了。并且只是在关键的位置挂了一把破旧的铁锁。

这把锁之前从来没见过,应该是新加上去的。不找到钥匙开不开的那种。

苏千雾拿起钥匙仔细观察了一下,在锁眼附近有三个小字:406。

406正是苏千雾追着林筱云的血迹但是最终没有进去的那间房间。

有人不想让他们出去。

“看来我们必须得走一趟了。”苏千雾对着身后匆匆赶到的几个人说,“它们想让我们进那间房间看看。”

“哪一间房间?”李相一似乎察觉到不妙,问。

苏千雾轻飘飘的撇了他一眼,缓缓开口:

“林筱云所在的那间房间。”

李相一听到这一句话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楚林虽然不知道李相一和那个被称之为林筱云的死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但看到李相一这副脸色忍不住担忧起来。

“李相一,你要是身体不舒服的话就在外面等我们吧。”

李相一摇摇头,“不必。”

一个人呆在外面面对那群女鬼和跟同伴一起进入那个房间,哪个更容易死李相一还是能分清楚的。

接下来就由苏千雾带路,几个人一起来到了房间门口。莫溯抬起手推开了虚掩的房门。

一进去,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里和外面的装潢完全不同,简直就是一个崭新的值班室。

窗户外面是一片模糊的光,整个房间很亮堂。旁边的书架上整整齐齐的摆满了文档,桌子上的书籍本子,甚至连钢笔墨水都一应齐全。

干干净净,倒是显得苏千雾一行人是逃难的一样。

在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个女人,身穿白大褂,披散着头发。所有人都看不清她的脸,就像有一团浓雾挡住了一样。

“您好,请问你们是来问诊的吗?”

那个女人站起来,面对苏千雾一行人,礼貌的问。

李相一一听到这个声音忽然浑身颤抖,露出惊恐的神色。

“不是,我们是来探望的。”苏千雾一双眼眸清澈见底。

她清晰的回答。

“请问307的“李相一”先生在吗?”

李相一惊恐又愤怒,他看着苏千雾,“你要干什么?!!”

苏千雾不理会他,那个女人也像没有听到李相一说话,愣在了原地。

“哦……你找李相一先生。”女人踌躇不决,“你们是来接他回去的吗?他确实没有精神方面的病症。”

“不,我们不是来接他回去的。”苏千雾紧紧的盯着女人的脸,“他犯过罪,曾经故意杀人。我们需要两年的时间来掩盖他的罪行。”

这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莫溯抬起眼看了苏千雾一眼,楚林则是不知所措。

“哦……原来是这样。”穿着白衣服的女人似乎有些混乱,遮挡脸部的那一团雾气开始波动。

苏千雾乘胜追击,“所以呢,你们知道这些。你们知道精神类疾病是在替他掩盖罪行,但是你们依旧接受了这个病人。”

这句话似乎戳中了女人某个痛点,她的身体就像哈哈镜照出来的一样,疯狂扭曲起来。

“不——!!您误会了,我们怎么可能是这种人呢?!我们一开始也并不知道他是伪装的——”

“难道仅仅靠一点钱就可以逃脱杀人的惩罚,这就是你们医者一直遵循的行医原则吗?”

苏千雾一番话就像一把刀,把面前的女人横劈成两半。女人开始疯狂颤抖,脸前的浓雾也逐渐消散。

李相一已经说不出话,他只知道张大嘴巴站在原地看着女人。

“李相一……李相一李相一李相一李相一李相一!!!!”

女人的嘴里就像是失了智的疯子一样疯狂重复李相一的名字。

“他杀了人!!!我又怎么会不知道?!我就是因为行医原则才如此这般!!!如果不是医生……如果我不是医生就好……”

苏千雾抬起一只手将李相一拉到所有人的前面,李相一命挣扎不想过去,但是那根锈迹斑斑的铁棍就抵在他的后脑勺上,他不敢不从。

“这个人杀了人,他杀的那个人是你的谁?你的亲人?”

苏千雾抛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那个女人的身体彻底乱了,脸前的雾也散开了。李相一距离极近的看清了那个女人的脸——

魏安宁。

苏千雾心底早就有了答案。

“魏安宁,李相一杀的人是你的亲人。他杀了人却依旧能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都是拜你所赐。你尽了医者至高无上的责任,日日夜夜活在挣扎中。你以为他是真的有精神病,只是因为这所医院的诊断证明。”

苏千雾这样子激怒对方连莫溯也看不下去,他有些不悦,“苏千雾,你想让所有人都葬在这里吗。”

“无妨,能够解决掉这么大的一起冤案,死了又怎样。”

苏千雾现在浑身有一种无所畏惧的气势,把莫溯的话堵了回去。

李相一吓得尿了裤子,黄色充满臭气的液体顺着西装裤流到皮鞋里。

“不………不!!魏安宁你听我解释!我没有想到我的主治医师会是你……我也不是故意杀掉你舅舅的——但是我当时才20岁!我有大好的前程啊我不能让我的一辈子葬送在监狱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魏安宁忽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所有人汗毛倒立,背后的冷汗一波一波的往外冒。

就连苏千雾都不例外。

李相一害怕的闭上眼睛,倒在地上蜷缩着将自己抱成一团。

周围忽然起了大风,整个房间的纸笔都被吹的到处乱滚。冰冷刺骨的风带着血腥味和恶臭,像是无人打理的停尸间。

风太大,苏千雾忍不住闭上眼睛,风起的快停的也快,等到所有人再睁开眼睛的时候,面前的场景就又变了。

魏安宁消失不见,房间也没有之前干净整洁。窗外是看不清的黑暗,地上堆满了杂物,和普通的房间没什么两样。

从门的地方一直到办公桌的前面有一行清晰的血渍,夹带着滚落的内脏和肠子。

林筱云的尸体又出现在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眼睛死死的盯着李相一的方向。尸体的动作很奇怪,像是被特意摆成了某种本应该躺在地上的姿势。

楚林第一次见到这种刺激的场景,倒吸一口凉气,小心翼翼的上前抓住莫溯的胳膊,被少年剜了个眼刀,又不甘心的松开了,

李相一依旧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苏千雾上前踢了他一脚,“李相一,你好好站起来看看,你面前的究竟是谁?”

李相一被吓得睁开眼睛,看到林筱云的尸体的同时狠狠地抖了抖,两行眼泪流下来。

有猫腻,李相一看到林筱云的反应不该这么大。

苏千雾敏锐的察觉,“怎么,此情此景让你想起一些不好的回忆了?”

李相一一边哭一边捂住自己的胸口,断断续续的说:

“对、对不起——魏安宁的舅舅被、被我打死的时候就是这个姿势……”

苏千雾闭上眼睛,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

她是真的没想到世界界竟然有人能做出这种事。

故意杀人,然后以精神病逃脱罪行。明明知道自己的主治医师就是被害人的侄女,却依旧心安理得的在医院里住了两年——

只有魏安宁一人,只有魏安宁一人终日活在挣扎中,一边是自己至高无上的职业道德,另一边则是自己的至亲。

无论选择哪一边都是望不见底的深渊,她本来就无路可退了。

苏千雾沉默半晌,只说了一句话,

“李相一,你该死。”

扫码下载APP

免费

  • 绿
  • A
  • A
  • A
  • A
  • A
  • A
下载APP